主菜单

经常性聚会

  • 主日早禱會 - 每週日上午 9:30AM
  • 中英文主日崇拜 - 每週日上午 10:00AM
  • 中英文主日學 - 每週日午 11:30AM
  • 主 日 午 餐 - 每週日中午 12:30PM
  • 查經禱告會 - 每週三晚上 7:30PM
  • 各團契小組 - 活動時間見小組介紹
  • 校園查經班 - 每週五晚上 6:30PM

教会地址

31 Summit Avenue,

Hamilton, Ontario L8V 2R7

教堂外貌

教堂示位图

停车示位图

请输入你的地址以便获得来我们教会的最佳路线:

Address:
City:
Province:
Zip:

在线人数

当前有 15名访客 在线
首页 灵命成长 心意更新的教会 心意更新的教会 - 第四章 事奉:十二使徒与七执事
心意更新的教会 - 第四章 事奉:十二使徒与七执事

第四章 事奉:十二使徒与七执事

 

耶稣说过,祂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,而是要服事人(可十45),因此我们这些跟从基督的人,生命中若没有事奉服事,是难以想象的。

大多数教会都有某种领导、牧养或侍奉方式,只是大家的理解各自不同。使徒行传也曾特别提到神对教会领导者的计划,尤其是在第六章(委派七位执事)和第二十章(保罗劝勉以弗所教会的长老),值得我们参考。

在使徒行传早先的段落,路加试图说明两件事:一方面,他描写基督的身体,即教会,在五旬节的诞生和成长。另一方面,路加勾勒了撒但的诡计,指出牠要扼杀初生的教会。不妨这样说:如果使徒行传第一、二章的主角是圣灵,第三至六章的主角就是邪灵撒但。

是的,撒但的名字只出现过一次:在使徒行传五章3节,彼得问亚拿尼亚,为何撒但充满了他的心,叫他欺哄圣灵。就表面上来说,不过只是一人说谎欺骗其他人而已。可是彼得辨识出深层的问题,他看到邪灵在欺骗圣灵。其实是撒但「充满」了亚拿尼亚,叫他做出这种事来。这是彼得「被圣灵充满」(四8)的魔鬼仿冒版本。在这些记载里,我们看到了撒但的三重策略。

魔鬼最先和最粗陋的招数是暴力或逼迫,牠企图用武力粉碎教会。第二个招数较为狡猾,就是要教会在道德上妥协:既然没能够从外面破坏教会,牠试图透过亚拿尼亚和撒非喇的欺骗行为,从内部侵蚀教会。第三个招数最狡猾,就是分散社群的注意力:牠企图扰乱使徒偏离传道和祈祷的首要任务。要是牠诡计得逞,使徒放弃了传道,教会没有真理灌输,就会被四面八方而来的虚假教义侵袭。

这就是魔鬼的主要武器:逼迫、腐化、分散注意力。我虽然不能说曾亲身领教过魔鬼的伎俩,但我知道牠明目张胆,而且完全缺乏想象力。牠的战略或战术都没有改变,牠仍在使用老套。所以,研究牠向早期教会所发动的战役,对我们有警惕作用。我们若冷不防遭到袭击,就再也没有借口。为配合本章的题目,我们会集中来看撒但的第三个手段。故事记载于使徒行传六章1至7节。




众人皆参与的事奉

那是教会急速增长的日子(1节):「门徒增多」。但与此同时,希腊犹太人(Grecian Jews,说希腊语,在希腊文化环境下生活的犹太人)和希伯来犹太人(Hebraic Jews,说希伯来语,在希伯来文化环境下生活的犹太人)爆发了激烈争吵。说希腊话的犹太人埋怨希伯来人,在日常食物的供给上忽略了他们的寡妇。起先,使徒似乎想自己着手解决问题。他们从旧约圣经中知道神全心看顾寡妇,因为「祂为孤儿寡妇伸冤」(申十18)。可是他们陷入了一场危机当中,就是花太多时间在管理工作,而忽略了神话语的职事。

问对这些难题,使徒作出明智之举。他们没有强行提出解决方法,反而召开教会会议,寻求全体成员的智慧。他们说:「我们撇下神的道去管理饭食,原是不合宜的。」(2节)经文没有暗示使徒认为社群的侍奉比不上牧养的事奉,或有损使徒的尊严。那完全是召命的问题。使徒不能任意偏离他们蒙神所赐的职分。

于是使徒提出了建议,要教会选出七个「被圣灵充满、智慧充足」的人,其背后的意思可能也意指「有属灵和务实心思」的人。这样,使徒就可以授权他们处理看顾寡妇的事务;换句话说,这项任务由十二使徒转交给七位执事,使徒就可以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。毕竟,若没有了祷告和传道,圣灵播下的种子就不会有丰富的收成(3~4节)。

教会深明此理,赞同使徒的提议。他们选出七个人来,包括司提反和腓利——这两个都是希腊名字,显然是要让提出申诉的希腊犹太人安心。教会随之把这七人带到使徒面前,使徒就为他们祷告,按手在他们头上,委派和授权他们执行新的责任(5~6节)。

这次事件带出一个重要的原则,世世代代的教会都迫切需要学习,就是「没有人是万能的」,也没有人是蒙召去做每一件事。让我用三句话来表达这原则:

1.神呼召所有属祂的人事奉(diakonia)。

2.神呼召不同的人承担不同的事奉。

3.神期望蒙召担任话语职事的人专心于他们的召命,决不容许他们因管理社群而分心。

把十二使徒的工作和七位执事的工作都称为diakonia(「事奉」),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十二使徒蒙召担当神话语的事奉(4节;参和修:「传道的事奉」,吕译:「道的职事」),即牧养的事奉;七位执事则蒙召承担饭食的事奉(2节,参吕译:「饭席上作服事的工」),即社群的事奉。两种事奉都没有高下之分。相反,两者都是基督徒的事奉(服事神的途径),两者都需要圣灵充满的人履行。惟一不同的是两者工作内容不同而已!饭食的事奉是社群的事奉,话语的事奉是牧养的事奉。

我们若认为教牧人员才算担当事奉,会对教会带来极大的不利。因为这样说会给人一种印象,好像我们认为教牧工作是惟一的事奉。几十年前我已为此悔改,并邀请读者今天和我一同忏悔。今天若有人在我面前说因为某某缘故要「开始事奉」,我会故作无知地问:「是吗?你说的是哪种事奉?」对方通常回答:「就是『牧职事奉』。」——我会回应:「为什么你以前所做的不是事奉?」

事实就是,diakonia是泛指事奉或服事的通用词。它并没有具体所指,除非我们加上修饰语——牧养事奉、社群事奉、传福音事奉、宣教事奉、医务事奉、法律事奉、教会事奉、管理事奉,等等。举个例子说,在罗马书十三章4节,行政长官及其他国家官员都称为diakonoi Theou,即神的仆人,这可是个同样用来形容教会的牧者及其他服事人员的名称呢!

让我总结此段要说明的原则:所有基督徒都蒙召参与事奉。耶稣说过,祂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,而是要服事人(可十45),因此我们这些跟从基督的人,生命中若没有事奉或服事,是难以想象的。但恩赐、呼召、事奉是多种多样的,我们要发掘自己的恩赐,并帮助别人发掘他们的恩赐。

使徒把管理之责委派给七位执事,专注于他们的召命,结果我们看到:「神的道兴旺起来,门徒数目加增的甚多」(7节)。我们当然可以推论,若话语的职事被忽略,神的道就不能兴旺。

这个原则对地方教会来说,有特别的含义。地方教会若要健康地成长,牧者和教友都必须学习这功课。当然,牧者不是使徒;使徒写下了福音,牧者则是蒙召阐明使徒传给教会的教训。从这个角度看,牧者依旧是为真正的话语职事而奉献生命的人。可惜是,今天的牧者常因管理的事而分心,甚至被压垮。

有时候这是牧者的错,因为他们想独揽领导的大权,拒绝授权给其他人。有时候这是会友的错,因为他们希望牧者做杂役。「我们雇用了他,」他们说,「就让他去做吧!」无论是哪种情况,后果都很严重。讲道的水平会下降,而且平信徒很少机会发挥恩赐,因为牧者侵吞了他们的机会。教会变得死气沉沉。我们需要了解,神呼召不同的人承担不同的事奉,这是基本的圣经观念。这样,会友才能够确保牧者不用担当不必要的管理职责,牧者也才能够确保会友有自由发挥他们的恩赐。透过这种双向的解放,教会就会发展兴旺。

我要补充说明,路加在使徒行传所描述的,使徒保罗在他的书信中也确证了。保罗论说charismata(属灵恩赐),强调恩赐有许多种(比哥林多前书列举的十二样还多),是为了众人的共同利益而赐的,也是为要建立基督的身体。路加和保罗都教导一个道理,有时我们称之为「基督身体(教会)的全民事奉」。


教牧的事奉


看过这个人人皆参与的事奉后,接下来我们要谈某些人,特别是教会领导班子承担的教牧事奉。

今天,我们对教会领袖的角色抱有不少疑问。「神职人员」是指什么呢?他们是神父或牧师、传道人、长老、先知,还是心理治疗师?他们是教育家、主办人、行政人员、经理,还是社会工作者?答案各有不同。事实上,教会在两个极端中间摇摆,两个极端的看法都不合乎圣经:一端是教权主义(把他们当作圣人般膜拜),另一端是反教权主义(再把他们赶下台)。今天的教会重新发现地方教会是人人皆事奉,那么,神职人员究竟是不是多余的呢?

面对这样的疑问,我们从圣经中找到安慰,特别是回看保罗在米利都与以弗所教会长老话别(徒二十17~38),反思他在他们当中的劳苦。我们立即注意到,保罗认为地方教会所犯的疏失有两个特点:

第一,基督徒所犯的疏失是牧养上的疏失。第28节的希腊文动词poimaino,意指作牧人的工作或照顾羊群,特别是喂养牠们。所以,牧者其实是蒙召担当教导的职分。无论我们是向一群会众讲道、训练一个小组,或是作个人辅导,这些都是教牧事奉,是话语的事奉。但牧人如何喂养他们的羊呢?答案是:他们并不是亲自喂养。没错,假如有一只小羊病了,牧人会用奶瓶喂牠;但大多数的时候,牧羊人会把羊群带到丰美的草场,让牠们自己吃草。

第二,基督徒所犯的疏失是在多元(plural,复数)上的疏失。在米利都,使徒保罗叫人请以弗所教会的「众长老」(复数)来。圣经没有主张唱独角戏,叫一个牧者独自演出。相反,从第一次宣教旅程开始,保罗和巴拿巴就「在各教会中选立了长老(复数)」(徒十四23),其后保罗又吩咐提多「在各城设立长老(复数)」(多-5)。因此,我们需要重新发现在地方教会的领导中,发展教牧团队的重要——事奉的人员可以包含全职和半职、受薪和志愿工作、受按立者和平信徒、年轻人和年长者。

我暂且在这名单上加上「男人和女人」。妇女事奉的问题继续分化基督徒。虽然这问题太复杂,难以用一个段落来阐明,但基督徒寻求圣经的指导时,都赞同几个基本的真理。男人和女人平等地拥有神的形像和管理大地的权柄(创一27),平等地享有神在基督里所赐的恩典(彼前三7;加三26~28),因此我们在创造和救赎方面,在神面前都是平等的。但我们又是互补的(创二18~25),在互相补足之中,神让男人「作头」(林前十一3;弗五22)。那么,平等和互补如何并存呢?尤其是,女人如何能够教导男人,而无损男人作头呢?也许就是要记着,「作头」意指责任而非权柄(弗五25~30);保罗所禁止的倒不是一个职分,而是一种态度(骄傲);此外,也要明白,判别女人的表现和事奉是否不当,有着文化上的差异;更重要的是,团队的事奉应奉为规范,所有成员包括女人都有权利发挥独有的恩赐,达成共同的目标。

让我们记着,地方教会的领导者应该带有牧养的性质,同时要保有多元,由众人来担当。明白这两个特质之后,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,保罗在他的道别中如何带出牧养的隐喻。第一,他形容自己和众长老为牧人。第二,他警告他们会有假教师起来,像凶暴的豺狼。第三,他肯定神群羊的价值。

使徒的榜样(牧人)

使徒行传二十章18至27节记载,保罗到了以弗所的时候,曾经提醒众长老要记住他的榜样。对于在他们当中的事奉,保罗没有遗憾,特别是他事奉得很透彻,堪称非凡,他为此存着明澈的良心。我们可以从三方面说起:

第一,保罗的教导很透澈。他称他所传的信息为「神恩惠的福典」(24节)、「神国的道」(25节);他也教导他们「当向神悔改,信靠我主耶稣基督」 (21节)。这里包含了福音的几个重大主题——恩典和信心、神的统治和人的委身。此外,他两次提到自己没有逃避教导的责任,也毫不犹豫地宣讲对他们有益的事和神的整个计划与心意。

第二,保罗的对外发展做得很透彻。他的目标不单是宣讲神的整个计划,而是要把福音传至整个以弗所地区。他要向每个人传扬所有事情!结果,他的事奉对象包括犹太人和外邦人、居民和游客。他一连三个月在会堂向犹太人传福音,又在推喇奴的学房和人辩论,足有两年之久,「叫一切住在亚西亚的」,「都听见主的道」(徒十九10)——亚西亚是罗马行省,省会就是以弗所。

第三,保罗的方法用得很透彻。他把心思、灵魂都投入到事奉上。他公开教导人(在会堂和推喇奴的学房),他也私下(「在各人家里」)教导人。他不分昼夜传扬真道。使徒保罗绝对是不倦不懈的。没有任何事情能拦阻他,恐惧和试炼也挡不了他。他不以性命为念,因为他甘愿舍命,为福音的缘故而殉道。他的宏愿是完成主耶稣交托的使命,此外别无其他隐藏的动机。

这就是使徒保罗在以弗所三年期间透澈的牧养事奉。神所启示的信息,他都宣讲出来了,没有半点不说的。他没有忽视本地的任何一群人。为了接触此城的人,他所有方法都试过了。他竭尽所能,向所有人、透过一切途径,分享一切真理。他全心全意地把整个福音向整个城市传讲。因此,他可以发出庄严的宣告,与以西结做忠实守望者的圣召遥相呼应:「我今天向你们证明,你们中间无论何人死亡,罪不在我身上。」(26节),[1]

保罗的风范必定一直鼓舞着以弗所的长老,他凡事做得彻底的作风,今天仍策励我们。


假教师(豺狼)的侵扰

在这里为止,保罗所用的牧养比喻一直聚焦于牧人和羊群,接下来(28~31节)他要听众留心豺狼的侵优。凶恶的狼群不会顾惜羊群,因此以弗所的长老必须殷勤教导真理。他们必须非常警醒,提防豺狼。

在古代中东(和现在英国某些北部地区),狼是羊的主要敌人。狼会独自猎食,也会成群出动,羊没法抵御牠们,牧羊人决不能放松警戒。今天的基督徒牧者也必须时时警醒。

保罗解释他的意思:「就是你们中间,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,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。」(30节)我们从保罗后来写给提摩太的两封书信,以及启示录第二章基督给以弗所教会的书信中看到,保罗的预言果然应验。耶稣也亲自警告门徒防备假先知,祂形容他们外面披着羊皮,里面却是残暴的狼(太七15)。

所以保罗警告以弗所的长老:「你们应当警醒!」好牧人(像伯利恒附近田野的牧羊人)必须日夜看守他们的羊群。对极了,好牧者关切的就是保护他们的教友免受假教师的骚扰。由此可见,基督羊群的牧人承受了双重任务;一是喂养羊群,二是击退豺狼。他们既要教导真理,又要抗击错谬。保罗后来告诉提多,准备作长老的必须坚守使徒的教训,既能把纯正的教训教导人,又能把争辩的人驳倒了(多一9)。

保罗力陈要抵抗假的教导,这个重点在今天却变得不受欢迎。常听到的是,我们的教导必须正面积极,不该有负面的指责。但说这话的人不是没有读过新约,就是读过但不同意圣经的教导。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和祂的使徒既反驳错谬,又催促我们效法他们。有时候我想,忽略这个必要的职分,会不会就是造成当代神学混乱的一个主因。敏感的基督徒心灵当然讨厌神学争议——要是我们喜欢的话,就有祸了!但是,这不代表我们要刻意回避它。如果我们对明显的错谬教导闭口不书、无所作为,或是掉头逃跑,就真的像是那些不顾惜羊群的「雇工」。

我们要弃基督的羊群于不顾,任由他们无力抵抗豺狼,成为一群没有牧人的羊群吗?当初神透过以西结的口,描述以色列:「因无牧人,羊就分散;既分散,便作了一切野兽的食物。」(结三十四5)这句话,是否也要用来形容今天的教会?不!保护神的羊群免受错谬的道理侵优,在真道上建立他们,是我们不可推诿的责任。


人(羊)的价值

提出牧人的榜样并警告提防豺狼后,保罗继而谈到羊的价值。

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,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,也为全群谨慎,牧养神的教会,就是祂用自己血所买来的。(徒二十28)

第28节清楚道出一个真理:牧养监督教会的权柄,是属于神的。祂是自己子民的至高监督。实际上,三位一体的每一位都一同担当这个监督的职分。

第一,教会是神的教会。此节经文应读作「神的教会」(和合本)还是「主的教会」(吕译),没法确定。无论采用哪个译法,教会都是神的,她最终都属于父神。

第二,教会是神「用自己血所买来的」,是用基督的宝血救赎的。

第三,在教会之上的是圣灵(教会属于神,是基督所买来的),是祂设立监督的。所以监督的是祂,否则祂就不能把权柄授予人。

这就是如光彩般照耀,关于教会的三一真理:教会属于父神,蒙祂儿子基督的宝血所救赎,由圣灵一神设立监督。

这事实应该令我们谦卑下来。也许担任教会领袖是我们的荣幸,但她不是我们的教会,而是神的教会。我们对她没有拥有权。国王和王后或可称国民为「我的子民」,但我质疑牧者是否可称教会为「我的教会」。哥林多人兴起个人崇拜,说「我是属保罗的」、「我是属彼得的」,保罗就驳斥他们,彻底扭转他们的宣称。他写道:「或保罗,或亚波罗,或矶法,全是你们的」(林前三21~22)。换句话说,「你们不属于我们,反而我们属于你们。」所以,为保持一致,我们该把我们蒙召服事的教会称为神的教会。

这个真理不但应该令我们谦卑,也应该鼓舞我们,特别是激励我们关爱属神的人。我们需要这份鼓励,因为羊近看时完全说不上是干净、可爱的动物。相反,牠们肮脏,又容易染上讨厌的疾病。牠们要定时用强烈的药水浸泡,驱除虱子、虱、蠕虫等。牠们又愚蠢、顽固。我不大愿意依字面意思用这比喻,或形容神的子民为「肮脏、迈遢、愚蠢」!但有些教友却会给牧者带来很大的折磨,反之亦然。那么,我们怎么才能够坚持爱那些不可爱的人呢?我认为,只有记着他们有多宝贵才行。他们太宝贵了,三一神的每一位都有分看顾他们。面对难以相处的人时,要低声说出以下一段话,是我们极大的考验:「你在神眼中多么宝贵啊!父神爱你,基督为你而死,圣灵指派我作你的牧者。三一神的每一位都全心全意为你好,所以,能服事你是我的荣幸。」

巴克斯特( Richard Baxter)的伟大著作《心意更新的牧师》(The Reformed Pastor, 1656),是使徒行传二十章28节的阐释。以下是引自此书的一段话:

每当我们感到困惑、灰心丧志时,想象基督问我们以下问题:「我不是为他们而舍去性命吗?你不照顾他们吗?他们不是我用宝血买来的吗?他们不值得你付上辛劳去服侍吗?我不是从天上降到世间,去寻找、拯救失丧的人吗?你不去下一个人家、下一条街道、下一条村庄寻找他们吗?你的辛劳和降卑,与我相比算得什么呢!我为此而纡尊降卑,你这样摆上自己是大有荣耀的。我不是为成就他们的救恩而奔波劳碌,受尽痛苦吗?我不是愿意让你与我同工吗?你会拒绝舍弃手上仅有的一点东西吗?[2]

 

附注:

1.见以西结书第三,三十三章。

2.Richard Baxter,The Reformed Pastor (reprint    Epworth Press, 1939), pp. 121- 122.